欢迎,客人 | 请登录 | 免费注册 | 忘记密码?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信息门户 » 天津理工 » 正文

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分享过往的故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9-2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新项目资料可在文章下方留言板获取 ↓
核心提示: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序言: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家乡的四月到处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。身着彩裙的采茶姑娘穿梭在翠色欲滴的茶林间,勤劳的蜜蜂嗡嗡的鸣叫,和着采茶姑娘的采茶歌;就连贪睡的蜻蜓也起个大早,一枝筱荷刚刚露出水面,她就落在叶尖品尝甘露。可是,桃花仙子为什么姗姗来迟?是不是知道花有凋谢时,君子不抢先。

  一只黄莺振着翅膀掠过假山,穿过竹林,缓缓地落到桃树上。她疲惫地抖了抖羽毛上的露珠。也许是太劳累,抑或是太心烦,失去了往日的矜持高雅。落下时的步子重了些,摇得满枝粉红粉红的花瓣随着晨风飘洒。她扯开嗓子喊两声,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,往日银铃般的啼鸣突然变得沙哑难听了,哪里还是“怡红快绿暢惬意,枝头黄莺自在啼。”?

  花瓣纷落未尽,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牵着一位拘偻着身子古稀盲人从桃树下走过。飘然而下的花瓣落到女孩的头上,贴在了老盲人皱纹交错发须虬髯的脸上。老人驻足止步拉起了手中古色斑斑的二胡,胡声似是扼腕而叹,仔细听来是在说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  只听胡声变化,由惋叹到心酸,如泣如诉“千里送别,终须止步。只道竹山漫漫路,相送永无休。问苍天情是何物?却叫人都为情苦!”难道这老者也有一段动人的往事?难道他年轻时也因情而困?

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分享过往的故事

  少女轻扯老人衣角,“爷爷!”老人似乎未闻,胡声变得激越,似是愤怒。忽而随即变得愁肠百结,哀怨无比。小姑娘再也忍不住,泪珠滚滚下落,张开樱桃小口随着胡声唱起来"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。奴愿肋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方净土掩风流。"歌声委婉伤情,唱的是《红楼梦》中的《葬花词》。

  她由叹息成为了哭泣,“尔今死去侬收葬,不知侬身何日丧?侬今葬花人痴笑,他年葬侬知是谁?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旦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如此少女难道也被情所伤?

  庸城,暮春,初夏,晨曦,悲鸟。花自飘零,胡荻揪心。

  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总结:人人都有过往的故事,回忆往事即使辛酸也是一种快乐。

 
关键词: 天津理工
 
[ 信息门户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
留言获取 天津理工 最新项目资料( 已有 5 人留言领取了资料)
*姓名
*电话
留言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信息门户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