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,客人 | 请登录 | 免费注册 | 忘记密码?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信息门户 » 清华大学 » 正文

空空道人穿越历史的回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0-0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新项目资料可在文章下方留言板获取 ↓
核心提示:  话说尘世碌碌,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不觉已到公元纪年两千零一十八年秋分时。淡淡回想,今年与去年无何不同,无非是自我在年岁上增加数字而已;仔细想来,却是今朝已非昔日,人生的步履中总会有年轮的印痕。

 

  闲聊无赖处,慵慵把书读;一段红楼史,数年未详细。且说空空道人近日复读《红楼梦》,意欲重修与编撰,却怪书卷重,又嫌端坐累,遂把卷弃东宇、书束高阁;每日里斜靠沙发、床沿,仰坐或半卧着把持手机,点出相应篇章,划拉着屏幕,浅读并默念。

  秋雨来时秋风起,秋风过处秋飘香。这日,秋高气爽,桂香沁人,空空道人难免心旷神怡。遂又手不释机,注目机屏,或笑或叹,或骂或赞,或不屑或神往,全心贯注,如痴如醉。

  约半日,空空道人感躯乏手酸,不禁下滑躯体,却又眼皮沉重,遐思神游。俄而,身躯突突抖晃起来,睁眼看时,原来是坐于马车之上,得得前行。

  只见那马车两旁怪峰林立,奇石突兀,灌木虽稀疏,却也清爽有致;那路崎岖不平,逶迤而蛇折,峰转又路回,却也景色斐然;还有那天愈发高远,云白与霞飞,兽禽相呼应,却也音色共鸣。

  有词赞曰:巍峨青峰山下,神仙觅奇葩,灵鹿追彩霞,雾里看人家,皆是青春逝年华,蹉跎如镜花,一番幻象,终归叹无她!

  马车飞驰,放眼人间,已听那里喊声震天。空空道人把手搭凉棚,聚神探看,只见那会稽山旁两处人马,一处黑旗白马,一处黑马黄旗,皆弩张剑拔、冲刺穿插、呼喊杀伐。须臾,一班人马已倒下,黄旗黑马却仍有横刀立马者众,堪堪三千越甲,山呼万岁,威震吴越江河上下。一曰文种者跪下请王班师回马,安抚天下,哪知那越王骄横日益,却赐剑一把令文种自戮了。一曰范蠡者,远远摇手,携西施往陶公山悄然而去,神仙眷侣般惊羡众人走天涯。太史公春秋笔法记录之:越王卧薪尝胆复国仇,勾践韬光养晦得天下。

空空道人穿越历史的回廊

  空空道人正看的兴起,忽然想起,袖中顽石,已多日未见,哎呦惊呼,拢手回触,顽石安在,温润依然,遂长吁一口气,抚慰叹道:石兄,可安好?今携汝来,得演幻象,前生今世后来,或真或假,俱应全心尽力,以还五彩世界,回应靡靡声色,不枉我辛劳带你一程,助吾明心见性乎!

  那石点头应声,飞身抖擞,立闪万道光华,霓彩炫目,镜光射发,影像演纷杂。

  只听山洪一声响,犹如天开辟地雷。瞬间但见,潮水奔腾,沙石激溅,禽飞兽逃,幼哭母喊,洪水过处,人稀烟少。

  “姒文命,可在?”,殿堂之上,尧问百官。“臣在”,只见禹双手合抱,举于胸前,走出百官队列,以礼立于殿上。

  “昔日,乃父鲧治水多年,皆有所成,而后黄河之水祸,久治却未能成,现下河水泛滥,万民疾苦,性命攸关,汝父却已不幸,王土之下,难有替者,汝有高论乎?”尧帝问道。

  “此乃天地之恶流,山河之恶魔,凡间莫有匹敌之力,不过,此等流魔只可智取,不可力敌,方有成功之望!”禹回到。

  “哦,汝尽道来!”尧帝兴致勃然。

  “怪力乱神,当用四两拨千斤之力化之,疏之、导之,以柔克刚,必有成效,臣愿遂父遗愿,专心致志,驱逐水患,为民除害,为上去忧!”

  尧帝龙颜大悦,允其诺,派发人员、物力,随从禹,任其安排,前往治水。

  禹果然兢兢业业,尽心竭力,十年勤勉,三过家门而不入,治水得成。

  于是百官敬仰,万民拥戴,帝赏僚颂,不在话下!越明年,尧帝病重,禅位舜,舜后又禅让禹,史称大禹帝,后南巡途中,病发不治而逝,遂葬于会稽山下,千百年来后人朝拜不息。

 
 
[ 信息门户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
留言获取 最新项目资料( 已有 5 人留言领取了资料)
*姓名
*电话
留言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信息门户
点击排行